叮蚊子的同胞

指绘好难.....挂着。
四个阶段√
论从草图到线稿到底发生了什么系列。
指绘怎么上色啊?!上到后面完全不想上了!躺。]
ps.儒风炮炮的头饰完全——不会画:(。对着实装图画都不会画:(。
pps.蛋叉叔叔糖葫芦2333333

[尘炎]<成瘾>填坑向part.3-6+后记

原著世界观,私设众多,ooc,文笔差。

能接受的话就↓↓↓↓↓↓


part.3

      萧炎哥哥下葬的那天,同他出生时一样,阳光明媚。

      就像他人一样,一生都是那道光,没有任何黑暗能侵染。

      那时的阳光真刺眼啊,连眼睛都涩了....

      萧炎哥哥说在最高兴的时候他才会哭,于是我不哭。

      萧炎哥哥说在他悲切时便是他人生终结之时,于是我很平静,平静得刺破了手掌。

      我看见小医仙颤抖着肩膀,竭力忍住哽咽。

      我看见林焱低头沉默。

      我看见雅妃将脸埋在手心中痛哭,一头青丝中不知不觉夹杂上了银白。

      我看见彩鳞攥紧了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我看见药老前辈站在人群的末尾,仰着头迎向阳光。

      阳光是那么耀眼,却无法穿透他周围的阴霾。

      那时的我不懂,为何药老前辈能那样平静,现在才终于明白。

      当人失去了一生所爱后,还有什么,能激起他眸中的波澜呢。

      阳光越来越大,使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

      萧战叔叔一定很失望吧,明明在弥留时将萧炎哥哥这个不懂事的家伙托付给了我,现在却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黑暗的地下。

      好像有些累了....

      突然身边响起一阵惊呼,我连忙睁开眼。

      在一片黑色的丧服中,药老前辈一袭月牙白的长袍显得那么出众,萧炎哥哥离世前夕交还于他的骨灵冷火已经自掌中燃起。

     “你要干什么?!”

       彩鳞一踏步横挡在墓碑和药老前辈之间,神色冰冷。

     “让开。”

     “就算你是他的师傅,也绝不能破坏这里。”

       我看到药老前辈眼中的怒火沸腾,一丝杀气从中闪过。

       彻底地,失去了他平日的冷静。

     “让他过去,彩鳞。

       我发了话,前方的人群慢慢让出了一条道路。

       当他从彩鳞的肩旁擦过的时候,彩鳞仰面盯着太阳,愣愣的。

     “这是为什么呢....”

       药老前辈回头看了看她,她却恍若未知得继续说。

     “我千辛万苦地替他生了一个孩子,我拼尽一切力量只求获得足够的力量与他并肩通行,让他在累了的时候能回身看看,他的身后,还有我们,为他坚守.....”

       彩鳞抬手抹了把脸,仿佛这样看来就没有哭似的。

     “可他从未将目光放到我身上过,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

       我看到药老前辈的动作顿了顿,抬头望向了我。

     “因为....“

       他的手指慢慢地在墓碑上划过,带着浓厚的,令人窒息的情感。

     “他是个傻瓜。”

     “什么都一个人担,从来不让人替他分担,从来都那么自以为是的....”

     “傻瓜啊.....”

==============t.b.c==================

part.4

      他是突然离去的。

      没有任何征兆,甚至,白日还与我一同会见了他族的贵宾。

      没人知道他的死因,刺杀?自杀?自然死亡?

      没人知道。

      就像突然闯进我的生命中一样,也突然地逝去。我徒然地伸出手想要挽留,却像握住流沙——力度越大,流逝得便越迅速。

       他喜静,所以安静地离开了。头枕在胳膊上,卧伏于桌案,像是在沉眠。

       他也确实是沉眠了,仅仅是无限,无限地延长,睡颜还像个孩子似的,干净、纯粹。我突然豁然了,也许那时是应当离去,至少不会被如今日趋腐朽的族落染黑心。我是定不愿看到他为这些事物痛心担忧。

       古族已存在了太久太久,即使有我和彩鳞两人的铁腕手段,也无法阻止它的日渐衰老。它渐渐成为一位迟暮之人,终日昏庸而迷茫。少有踏实本分的上层,也缺少勤奋刻苦的后生,我与彩鳞的一代渐渐与他们成为断层。

也许有不远的那么一天,古族将湮没于历史长河中,仅为后人所学知识一部分而存在着,被他们所借鉴着,而我。

       看不到那一天。

       那个世界对我的召唤越加强烈*,我能感到身体在衰败,若执意不动身,终会形体泯灭而徒留精神永存。那里,是活着的斗帝的最终归宿。

       你是否在那个世界等待着呢,萧炎哥哥。

===========================================t.b.c=====================================


*召唤愈加强烈以及身体泯灭灵魂永存——借用了托尔金老先生所著《指环王》中精灵西渡阿门洲的缘由。


   part.5

      那晚的火光燃尽了我的血液,仿佛同是纵身于森白火焰中的人,浑身灼痛而无法言说。我凌乱着衣衫站在那座燃烧的阁楼前,修剪整齐圆润的指甲却刺进了皮肉。

      周围满是不停施诀灭火的人群,喧闹、惊恐、惋惜、不明。谁都知道这火中是谁——天府新晋斗帝药尘。这样的正处于巅峰的人,却选择在这个夜晚,用自己最得意的骨灵冷火焚尽自身。

      或是麻木了,我喝停了施诀的人群,将他们从阁楼前遣散,一个一个,终究只剩下了我和闻询赶来的彩鳞。

只是站在那里,注视着往日清幽宁静的阁楼化为了一地狼藉。

      没有余下任何东西,除了熏染漆黑的地面外,连木材渣也没有剩下,仿佛这个世界未曾存在过这座楼......和这个人。

      彩鳞挥手掀去了那一片青砖,露出底下的黄土。最终连火燃烧过的痕迹也消失殆尽。我的精神猝然崩塌。

留不出泪,出不了声,迈不开步。我感到彩鳞拥住了我,轻拍着我的背。在活了长久岁月的她面前,我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吧。脆弱、敏感、不堪一击。

     “这就是他的祭奠方式吗。”我靠在了彩鳞的肩上,仿佛不找个支撑就会瘫软在地面上。

      这是萧炎哥哥的第二十三个忌日。

===========================================t.b.c=====================================

part.6

      仍是绵延的春雨,阴郁、漫长,却带给植物勃发的生机。

      门前的老树抽枝发芽,一点点绿意从枯黄的枝桠上冒出来,我一天天看着它从秃颓到繁茂。

      手中的权力早已移交给下一代,我和彩鳞躲进这深山老林,再不问世事。

      她端着茶从屋里慢步走到桌椅前,一人一杯放置好,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又在这儿看老树发芽呢。”

     “你不也每年看山茶开花么。”

     “打发时间罢了。”她用银匙慢慢将茶水中的花骨朵撇开,令其绽放:“就像这样的琐碎事,漫长的时间,总得有打发的事儿。”

     “是啊,总得有个盼头。”热茶入口,像是要把淡了多年的心也暖透似的。我眯着眼看老树枝上嫩绿的叶片承接住雨珠,滑下后留下一道晶亮的痕迹。

     “你还能看多少次这老树发芽,算过没有。”她开口仍是强势,直逼主题。“我能感觉到你身体的衰败,为何不顺应召唤。”

     “得等着你一起,这儿没一个丫头,我要走了,你找谁打发时间去。”

     “呵,别开玩笑,我还未曾感受到召唤,而你的身体已经等不起了。”她直视着我,硬逼着我做出抉择:“要么顺应召唤进入那个世界,要么......”

     “你的身体,最多还有五年。”

      而五年,对我们来说,弹指一粟。

      我握紧手中的砂杯,又想起了那些逝去的人。“灵魂永存,是么。”

     “你要留下来?放弃永生,徒留灵魂飘荡在世间?”

     “是。”我想留下来,用这斗帝永恒不灭的灵魂去注视着束缚他们、逼迫他们的俗世将何去何从。

       从现在,至最终。

       这是第三百八十五年,我看到老树上又一颗芽苞绽放,鲜艳的绿盈满了我的眼。

==============================================end.===================================


后记:

   呃....感觉自己写成了一篇萧薰儿×彩鳞的文呢....。这cp感满满的啊。

   是填坑,在2013年就已经在尘炎吧开了的坑。明明是给别人的婚贺,却搞一个be,最后还tm坑了。真是罪过.....。其实也不算是be吧,在当时开坑之时,其实没想这么多纠结的,隐藏的东西。但年龄增大,现在动笔写的时候,却又感觉,这篇文不应是当初那样浅显了。

   4.5.6三个部分是如今写的,也不知有没有一丁点儿进步。其实这三段含藏的信息量蛮大....尤其是最后一部分,象征性的东西尤其多_(:_」∠)_。其实也糅合了一些现实里的矛盾进去,不知道有没有体现出来。写最后一段很苦恼呢....朦朦胧胧的只能用意象表达,感觉,没有写对味。

   唉,文笔太差没得救啊。

   然后是人物性格的问题。文章私设很多,薰儿和彩鳞的性格都是岁月与悲痛沉淀过后而形成的...呃,ooc嘛。咳。

   就是这样的一篇问题众多的文....不好看别打我,文笔差...。


[尘炎]<成瘾>填坑向。part.1-2

原著走向,私设众多,ooc,文笔差。

能接受就↓↓↓↓↓吧。

part.1

      浓冬时节,天黑得很早。

      办完天府和古族公务后已经很晚了。

      我拿起一旁的酒杯满上,轻抿了一口。以前从来不会喝酒,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迷上这种凛冽火辣的味道......

      这样的天气还真像那时候,寒风飒飒,滴水即成冰。

      他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睡去的,合衣而去,身前还摆着未批完的公文。

      一切都那么突然,突然地来,突然地去。

     彩鳞推开门进来,端了两杯红茶。

     她穿了一身黑衣,绕过接客桌走来,将茶放在办公桌上。

     说起来,很久没见她穿过黑色以外的衣服了......除却宴会上。

     端起淡茶,任由彩鳞将酒倒掉收走,看着她熟捻的动作心里没来由的一痛——以前,他喝酒时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吧。

    “在想他?”她把桌上散乱的纸张收成叠,对着我也坐了下来。

    “ 啊...”随口一声敷衍过去,我又开始走神。

或许并不是...并不是那么在意了...

    “彩鳞,你说他们现在还好么?”

     轻言细语着就像是自说自答,或许由于太轻,场面就淡了。

     我和她就在桌旁坐了一夜,只说了两句话。

     你又喝酒了。

     人啊,总得找点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不是吗。

     我们都一样。

===================t.b.c=============

part.2

     最近越发感到累了。

     四月的春雨阴绵,激发了人的懒性却给予植物生机。

     刚贴到唇边的酒杯被一只玉手捏走,然后‘啪咔’ 一声碎成粉末。

     我转过身,不出意料地看见彩鳞一脸黑云立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酒杯的残骸:“萧熏儿,再喝酒我就扔你到黑屋里去!!”

    “你扔得进去吗...”满脸无赖状。

     闻言彩鳞握紧了拳头,咬碎一口银牙。“请相信孤有这个  实力。”

     “也对嚯...”恍然大悟状。

     兴许是拿我的厚脸无奈,她转移了话题。

     她说萧潇来了。

     那个可爱的孩子,萧炎哥哥的孩子。

     现在已经要出嫁了。

     我看着面前穿着大红喜服的漂亮姑娘,她已成人许久。几年前她答应了古族一个男孩的求婚,如今终于举办了婚礼。

     以前的朋友们都献上祝福,他们都挂着真心的笑。

     最左是一头白发的小医仙,终年面瘫的脸上难得如此柔和,他的一旁是紫研,欢乐得仿佛回到了在迦南学院中的天真。(原谅我没写其他人我实在忘了QAQ...)

     可我总觉得差了两个人,总想着若是他们在这里,一定会是最高兴的两个吧。

     没看彩鳞同样悲怀的表情,我又端起一杯酒。这次彩鳞没有阻止,她知道我在想什么。

     萧炎哥哥,还有药老前辈。

     那个喜欢抱起我在空中转圈的人。

     那个总是温柔地看着萧炎哥哥的人。

     要是他们还在,一定是最高兴的人吧。

     混蛋们。

=================t.b.c===============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5.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


能接受的话就↓☆ ——————————————————————————————————————————————————————————————

5.


    天晓得毛熊对温度的感知到底是怎样的。他一直盯着我,眉眼间带着些笑意。


    老实说老师这样很有魅力。换做平时我一定会看呆过去——噢我现在也是瞪大眼睛看着他的——苍天在上,我的脚快冻僵了。


    “小家伙很少这样坦诚,我挺吃惊。”老师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劲,被绒手套覆盖的手正轻柔地揉着我的腿。“原本是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却被抢先问了。”


    他真的很细心,我的腿也好多了。


    “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当通道的真相明了的时候,我以为这就是人类的末日了,”我停顿了一下:“我以为你会永远被留在那道深深的、幽暗的海沟。”


    “我明白,”他握紧我的手,缓缓摩擦着无名指上的银戒:“我明白。那一瞬间我想过了很多方法,却没有一种能让我活着回来,与你相见。‘这就是结果’——那时我是这样觉得的,但我不能往后退,我的身后有世界,有你。”


    “我只能选择前进,然后成功,即使成功的代价是付出生命。”


    已过去数年了,我仍旧无法想象他们站在极深极深的海底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内心。抬头是望不见尽头的海水,低头是自己庞大的身躯和紧实的海底,身后——是整个世界。


    第一次遇到怪兽来袭的时候,黄沙遮蔽了天幕,看着就好像是传说中的诸神黄昏。我拼了命地向前跑,不能停下,不能后退。背后是死亡、是痛苦、是怨恨。最后我活了下来,后来进去了基地。


    在那之后我转过身,双眼中倒映的是老师,药尘。他像是一个结界,隔绝了痛苦与黑暗——我不再不知所措。


    “在最终决战斗的时候,我没能站到你的背后,我非常地不甘心。”


    “但我很庆幸,小家伙。”他摩擦的力度越来越大,我甚至觉得戒指在发烫。“如果我成功,你就能活下来这一事实让我的内心无比安定。在新纪元到来之后,你还能替我好好地注视这片天地。”


    “但——您又怎么知道,在您逝去之后,我会做出什么事呢?”


    “我了解你,”他直视着我,眼神仍旧温和,却带上了摄人心魄的坚定:“小家伙是个感性的人,但同时也是个很现实的人。”


    “不包括你,”他好像愣了愣,我继续说了下去:“这不包括你,老师。”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追着去到他在的地方。


    他有点慌,嘴唇微张像是要说什么,手也蹭了上来。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一把抓住它,然后低头狠狠压上了斯拉夫人的薄唇:“你还活着,待在我的身边,这就够了。”


    是的,这就够了。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妙的吗?”


    “这就是最美妙的,我的小家伙。”他在笑,层层叠叠的笑意从暗红的眼瞳深处翻出来,如浪潮一般冲进我的内心。


    老天——我最喜欢他这两种眼神儿!

    受不住的我转头指了指幽静的树林,‘冷静’地问:“所以,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呢?”


    “现在就想看了?”老师顺着我转移了话头,他掏出手机点亮瞟了眼屏幕,然后严肃的看着我说:“太早了吧,才十一点半。”


    “......你想十二点弄?”


    “是啊。”理所当然地。


    “......十二点是明天了好不!今天才是恋爱纪念....咳!”


    他看我尴尬地转过头,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哦——好的okok我马上就去弄。”


    “......”丫绝对故意的。


    老师将我放在了石凳上,转身慢慢走到了路灯底下,浑黄的灯光将他的头发染成了米色,微微有些反光。


    他蹲下身,捡起了一样东西,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它。


    放下发光体,老师往后退了几步,转头对我勾起了唇角——那一瞬间,光亮充斥了我的视野。


    我怔怔地看着那道烟火形成的光,它还在不断延伸,在树林中间的空地上一圈一圈地延伸。


    那是一条圆形的路,环绕着到达中心。烟火像是簇拥着什么。


    “中间有东西。”我偏过头直盯着他。


    “嗯。”他点了头,瞳孔将信息反馈到我的脑海里。


    我笑了,朝着路灯下的他伸出了手:“带我过去?”


    “当然。”老师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引领我一步一步走向了圆环中心。


    那里有个小盒子,已经被打开了。我伸手拿起里面的东西——是两个银制挂链,在周围光亮的映射下幽幽地闪着光——是冬将军。我和老师一同驾驶的机甲。


    “我想你很想念它。”


    “是的。”


    “我好吧?”


    “......嗯。”我的笑容在扩大。


    “那么,愿意我做你的老公吗?”


    “我可不是新娘。”我凑过去,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


    “当然。”我感觉到他双手的力量,那样地不可忽视。


    “绝对不许离开我。”


    “好——俄罗斯士兵绝不能当逃兵,不是么?”


    “会被军法处置的。”


    此刻的我非常幸福,我相信今后也同样如此。


=======================================end=====================================

【后话】


哎呀....终于把最后一点弄出来了....时间差有够长的。感觉文风好像又变了_(:_」∠)_简直没救。


    嗯...这篇文最后这点大概是把我心中的老师和小炎子写出来了吧....任翔的人设呢,老师看表面有些轻佻,说话有时候也挺好玩的,但仍然是非常温柔坚定且负责的一个人,即使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对小炎子是十分上心的。


    小炎子呢....我觉得他是感性的人,但同时也很理智。他不像是一个会为了情感而毁灭自己的人...但这条定律好像被老师给打破了(。•́︿•̀。)。很萌啊这样子!!!//////。


    总之就是这样的感觉,嗯,求别喷_(:_」∠)_。


[鸣四鸣/父子]存梗01.

※po和BE杠上了系列。

※ooc严重系列。

※别扯父子怎能乱伦之类,给冷cp一条活路吧qwqqqq[手捧心脏哭晕在厕所。]

↓↓↓↓

     ——逝去之人终将随时间洪流而逐渐湮没,我渐渐忘记他的眉、眼、唇、肩,他的笑靥......他的全部。我似是从未触碰过他,从未与之相识,相见。

     ——温眉润眼,俊郎男子所带的点点死气让一头金发染上了冰冷。

     ——一瞬间的惊动,如漆黑的屋子中闪过一缕阳光,稍纵即逝,却仍让人惊艳地无以复加。

     ——“他终将消失,鸣人......忘了他吧!”

            “不,即使所有人忘了他,我也会牢牢记住,身体消失能代表什么?”

            “不过是......无法注视,无从触摸,罢了。”

     ——“好像,无法做到自己的承诺啊,水门。”

            记忆在黑夜中被一点,一点啃噬,像沙尘与流水,你竭尽全力用手紧紧攥住,它却以更快的速度从手心滑落。

     ——我快忘了他。

            这年,我六十岁,年值花甲。

            我快忘了他,木叶的四代目,我的亲生父亲,我的......爱人。

            波风水门。

                           ——梗自安妮宝贝《二三事·良生》


<尘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3~4)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顺利的话两三天能完结掉。 第一次在lo发文有些紧张啊_(:3ι∠)_

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

能接受的话就↓☆ ——————————————————————————————————————————————————————————————

3.

  照片上有两个男孩,左边那个白色短发的明显比黑发的年长不少。我隐隐觉得这两个男孩挺眼熟,特别是白头发的......那个??

  等等——

  “老师这不是你吗?!”我惊讶地叫道。照片中他标志性的暗红瞳孔由于弯腰搂住黑发男孩稍稍被挡住,我才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又看了几眼这张照片,小时候的老师已经将我对熟悉的黑发男孩的疑惑洗刷干净。“没想到老师的少年白和兔子眼是天生的,啊哈?”我挑眉,话中满是调笑的意味。

  “嗯?”即使背对着他也能感到疑惑的视线打在我的脖颈上。我没想到他竟然没能反应过来,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噗哧——兔子啊,兔子眼睛,红的嘛!☆”

  “好啊小家伙,长大了胆儿肥了敢调侃你师傅了?嗯?”他的头再次搁在我肩上,头发惹得我有些痒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不不不不不不不——”我当然了解他所说的‘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当即就是一阵冷汗:“老师您的白发红眼睛让您本就帅气的脸更加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徒儿竟然说那是兔子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说着心里就浮现出一幅猛虎落地势的画面——如若不是老师搂得紧,可能已经成真。

  “呵,”他将手机塞进我手中,用手指点了点照片中的他。“那些医生说这是白化病的一种症状,虽然我看不出来我有什么白化病。”说完将我往上扯了一下,腰间的手搂得更紧:“不谈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不觉得右边这个挺眼熟?”

  经他一提醒我再次注意到了那个黑发男孩儿,还别说,真是越看越眼熟。

  “哎老师,这谁啊怎么这么眼熟,我没见过他啊。”我拿手肘碰了碰他,疑惑道。

  没想到老师怪异地盯了我一眼,搞得我浑身不自在,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倒把他逗笑了。

  他一边颤抖着忍笑,一边抬手扯我的脸说:“小家伙你是傻还是蠢啊,自个儿的照片都认不出来了??”

  “......谁一下子看到别人手机里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能认得出来啊!!!!”

4.

  “所以说,我五岁那年和父母来俄罗斯旅游的时候在这儿遇见了老师你?”老师终于玩够了,大发慈悲放过了我脸上的软肉,我和他得以正常交流。

  “就是这样。”

  “那......我家中怎么没有这张照片?”

  他沉默了半晌,手指在手机侧面处摸索一阵摁下去。

  “那是为师的父母给我们照的,当然只有我有这张照片了。”伴随着屏幕的熄灭他的声音响起,我听不清他话中的情绪。

  不远处的路灯在周围晕出一圈浑黄的光圈,亮度远远达不到人眼的要求。只是朦朦胧胧地能看到事物的大致轮廓。我和他默然地在这儿坐了一会儿,突然凝重的氛围让我有些不适应,我觉得应该挑起个什么话头来:“嗯......想不到老师小时候还挺萌啊?”——哦该死,瞧我挑什么不好挑这个,等着冷场吧!

  “没你萌。”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接上话头,以往谈到他儿时的长相时他都只笑笑,然后转移话题——估计是不想让我知道小时候的他这么萌有损在我心中的好形象。

  “小时候小家伙你的眼睛比我还大啊,现在长大了倒是输给我了。”

  “老师啊,你知道什么是种。族。优。势吗”我无奈道,特意在那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欧美人种眼睛本来就是又圆又大,和我一个中国人比,丢不丢人啊。”

  “别灰心啊小家伙,”他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覆上了我的眼。“我倒是觉得,小家伙的眼睛更好看。狭长的,半眯往上挑的时候——”

  “S.T.O.P.”我打断了他,我确信自己并不想听到后面的内容。“你们不都是说中国人眼睛像眯眯眼死也不要这种吗。”

  “那是他们。”

  “好吧,”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回答方式,也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那老师扯我来这儿不会只是为了缅怀童年吧?”

  我不希望老师忘记了今天,这一个特殊的日子,使我刻骨铭心。

  “老师你......没忘,对吧?”


<尘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顺利的话两三天能完结掉。

第一次在lo发文有些紧张啊_(:3ι∠)_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能接受的话就↓☆

——————————————————————————————————————————————————————————————

1.

   俄罗斯人轮廓几乎都是十分分明的,深陷的眼窝,微高的眉骨以及挺拔的鼻梁。就像身前的他一样。

   现在是在莫斯科郊外,不顾我的强烈反对,他将我从温暖的被窝扯了出来拉到这个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划掉>的地方。嘶——真冷。我又打了个寒战,不明白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说,老师,究竟是做什么?”在俄罗斯即使是秋天也是能让人冷到发狂。冷风不停地从围巾的缝隙中钻进来,好像里面有奖似的。“在家已经够冷了。”

  他的手指虚指,我看出那是太平洋的方向。

  “还记得吗?”他回过头,对着我勾了唇——他在笑。大而深陷的眼随着笑容的展开弯下来,独特的暗红眼瞳中闪过莫名的情绪——和他平时的沉静大不相同。

  “当然记得,”没好气地回答,对于被扯离被窝这件事还是不能忘怀——即使对他能记住今天心中一阵悸动。“可就不能在家里庆祝?”

  他伸出食指来回摇动了几下,表示对我的提议的否定:“不觉得这里更有氛围?”

  “在这儿被吹成冰棍儿有氛围,老师你确定吗?”

  他没有回答,而是找了一个石凳坐下,也没忘了拍拍身侧的空位示意让我也坐下。好吧,我猜测了一下那石凳上的温度,心一横,坐了上去——“俄罗斯人都是变态!!!”

2.

  现在我坐在老师的大腿上,他的手好像不太老实。

  “有那么冷么小家伙,”他戏谑的语气十分明显,何况还贴着我的耳朵说,“要不要为师给暖暖?”吐息之间哈出的暖气扫在冰凉的耳垂上,我浑身一抖,也不全是这原因——听他说完这句话我感到那双手更不老实了。

  “误人子弟啊老师........”最后我还是选择握住了那只快要蹭到大腿上的手。

  “好了好了,为师不逗你了还不成吗。”他将手从我的掌心中抽出,转而环住了我的腰:“.......你真不记得了?”

  我转过头看着他略带黯然的神色,心下疑惑。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以及刀刻般的脸庞:“怎么了?今天不是我们表白的纪念日吗?”

  “噗——”他无奈地摇摇头,长发划出弧度扫过我的脖颈,我向前倾躲了躲,“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要带你来这儿?”

  “.......不是为了更有氛围??”

  “......当然不是。”他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再想想原因?”

  我低下头冥思苦想,仍旧不得头绪:“你喜欢听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已经开始瞎猜了。

  “oh.并不是,虽然我确实喜欢听。”他放弃让我自己思考原因了,他是正确的,我的思维正在朝着我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方向发展。“我们是在这里,莫斯科的郊外,第一次遇见彼此的,你果然是忘了。”

  “......我怎么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基地里?”

  “那是小家伙你记得,”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单手在上面摁了一阵,像是找到什么东西之后,他把手机移到了我面前——那是一张挺模糊的照片,相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


好想获得勾线的技能啊为什么在手绘板上怎么都勾不好线呢_(:3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