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蚊子的同胞

<尘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顺利的话两三天能完结掉。

第一次在lo发文有些紧张啊_(:3ι∠)_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能接受的话就↓☆

——————————————————————————————————————————————————————————————

1.

   俄罗斯人轮廓几乎都是十分分明的,深陷的眼窝,微高的眉骨以及挺拔的鼻梁。就像身前的他一样。

   现在是在莫斯科郊外,不顾我的强烈反对,他将我从温暖的被窝扯了出来拉到这个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划掉>的地方。嘶——真冷。我又打了个寒战,不明白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说,老师,究竟是做什么?”在俄罗斯即使是秋天也是能让人冷到发狂。冷风不停地从围巾的缝隙中钻进来,好像里面有奖似的。“在家已经够冷了。”

  他的手指虚指,我看出那是太平洋的方向。

  “还记得吗?”他回过头,对着我勾了唇——他在笑。大而深陷的眼随着笑容的展开弯下来,独特的暗红眼瞳中闪过莫名的情绪——和他平时的沉静大不相同。

  “当然记得,”没好气地回答,对于被扯离被窝这件事还是不能忘怀——即使对他能记住今天心中一阵悸动。“可就不能在家里庆祝?”

  他伸出食指来回摇动了几下,表示对我的提议的否定:“不觉得这里更有氛围?”

  “在这儿被吹成冰棍儿有氛围,老师你确定吗?”

  他没有回答,而是找了一个石凳坐下,也没忘了拍拍身侧的空位示意让我也坐下。好吧,我猜测了一下那石凳上的温度,心一横,坐了上去——“俄罗斯人都是变态!!!”

2.

  现在我坐在老师的大腿上,他的手好像不太老实。

  “有那么冷么小家伙,”他戏谑的语气十分明显,何况还贴着我的耳朵说,“要不要为师给暖暖?”吐息之间哈出的暖气扫在冰凉的耳垂上,我浑身一抖,也不全是这原因——听他说完这句话我感到那双手更不老实了。

  “误人子弟啊老师........”最后我还是选择握住了那只快要蹭到大腿上的手。

  “好了好了,为师不逗你了还不成吗。”他将手从我的掌心中抽出,转而环住了我的腰:“.......你真不记得了?”

  我转过头看着他略带黯然的神色,心下疑惑。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以及刀刻般的脸庞:“怎么了?今天不是我们表白的纪念日吗?”

  “噗——”他无奈地摇摇头,长发划出弧度扫过我的脖颈,我向前倾躲了躲,“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要带你来这儿?”

  “.......不是为了更有氛围??”

  “......当然不是。”他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再想想原因?”

  我低下头冥思苦想,仍旧不得头绪:“你喜欢听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已经开始瞎猜了。

  “oh.并不是,虽然我确实喜欢听。”他放弃让我自己思考原因了,他是正确的,我的思维正在朝着我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方向发展。“我们是在这里,莫斯科的郊外,第一次遇见彼此的,你果然是忘了。”

  “......我怎么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基地里?”

  “那是小家伙你记得,”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单手在上面摁了一阵,像是找到什么东西之后,他把手机移到了我面前——那是一张挺模糊的照片,相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


评论

热度(16)

  1. 别洛佐夫斯基.叮蚊子的同胞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我喜欢的两个元素混在一起的……突然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