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蚊子的同胞

<尘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3~4)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顺利的话两三天能完结掉。 第一次在lo发文有些紧张啊_(:3ι∠)_

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

能接受的话就↓☆ ——————————————————————————————————————————————————————————————

3.

  照片上有两个男孩,左边那个白色短发的明显比黑发的年长不少。我隐隐觉得这两个男孩挺眼熟,特别是白头发的......那个??

  等等——

  “老师这不是你吗?!”我惊讶地叫道。照片中他标志性的暗红瞳孔由于弯腰搂住黑发男孩稍稍被挡住,我才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又看了几眼这张照片,小时候的老师已经将我对熟悉的黑发男孩的疑惑洗刷干净。“没想到老师的少年白和兔子眼是天生的,啊哈?”我挑眉,话中满是调笑的意味。

  “嗯?”即使背对着他也能感到疑惑的视线打在我的脖颈上。我没想到他竟然没能反应过来,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噗哧——兔子啊,兔子眼睛,红的嘛!☆”

  “好啊小家伙,长大了胆儿肥了敢调侃你师傅了?嗯?”他的头再次搁在我肩上,头发惹得我有些痒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不不不不不不不——”我当然了解他所说的‘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当即就是一阵冷汗:“老师您的白发红眼睛让您本就帅气的脸更加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徒儿竟然说那是兔子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说着心里就浮现出一幅猛虎落地势的画面——如若不是老师搂得紧,可能已经成真。

  “呵,”他将手机塞进我手中,用手指点了点照片中的他。“那些医生说这是白化病的一种症状,虽然我看不出来我有什么白化病。”说完将我往上扯了一下,腰间的手搂得更紧:“不谈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不觉得右边这个挺眼熟?”

  经他一提醒我再次注意到了那个黑发男孩儿,还别说,真是越看越眼熟。

  “哎老师,这谁啊怎么这么眼熟,我没见过他啊。”我拿手肘碰了碰他,疑惑道。

  没想到老师怪异地盯了我一眼,搞得我浑身不自在,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倒把他逗笑了。

  他一边颤抖着忍笑,一边抬手扯我的脸说:“小家伙你是傻还是蠢啊,自个儿的照片都认不出来了??”

  “......谁一下子看到别人手机里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能认得出来啊!!!!”

4.

  “所以说,我五岁那年和父母来俄罗斯旅游的时候在这儿遇见了老师你?”老师终于玩够了,大发慈悲放过了我脸上的软肉,我和他得以正常交流。

  “就是这样。”

  “那......我家中怎么没有这张照片?”

  他沉默了半晌,手指在手机侧面处摸索一阵摁下去。

  “那是为师的父母给我们照的,当然只有我有这张照片了。”伴随着屏幕的熄灭他的声音响起,我听不清他话中的情绪。

  不远处的路灯在周围晕出一圈浑黄的光圈,亮度远远达不到人眼的要求。只是朦朦胧胧地能看到事物的大致轮廓。我和他默然地在这儿坐了一会儿,突然凝重的氛围让我有些不适应,我觉得应该挑起个什么话头来:“嗯......想不到老师小时候还挺萌啊?”——哦该死,瞧我挑什么不好挑这个,等着冷场吧!

  “没你萌。”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接上话头,以往谈到他儿时的长相时他都只笑笑,然后转移话题——估计是不想让我知道小时候的他这么萌有损在我心中的好形象。

  “小时候小家伙你的眼睛比我还大啊,现在长大了倒是输给我了。”

  “老师啊,你知道什么是种。族。优。势吗”我无奈道,特意在那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欧美人种眼睛本来就是又圆又大,和我一个中国人比,丢不丢人啊。”

  “别灰心啊小家伙,”他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覆上了我的眼。“我倒是觉得,小家伙的眼睛更好看。狭长的,半眯往上挑的时候——”

  “S.T.O.P.”我打断了他,我确信自己并不想听到后面的内容。“你们不都是说中国人眼睛像眯眯眼死也不要这种吗。”

  “那是他们。”

  “好吧,”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回答方式,也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那老师扯我来这儿不会只是为了缅怀童年吧?”

  我不希望老师忘记了今天,这一个特殊的日子,使我刻骨铭心。

  “老师你......没忘,对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