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蚊子的同胞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5.

※架空机甲paro.


※第一人称。


※人设参照任翔版,不过略有改动。


※ooc严重,严重,严重!!


※私设有.小短篇,文笔差的可以。


文风诡异——其实根本没那种东西。


能接受的话就↓☆ ——————————————————————————————————————————————————————————————

5.


    天晓得毛熊对温度的感知到底是怎样的。他一直盯着我,眉眼间带着些笑意。


    老实说老师这样很有魅力。换做平时我一定会看呆过去——噢我现在也是瞪大眼睛看着他的——苍天在上,我的脚快冻僵了。


    “小家伙很少这样坦诚,我挺吃惊。”老师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劲,被绒手套覆盖的手正轻柔地揉着我的腿。“原本是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却被抢先问了。”


    他真的很细心,我的腿也好多了。


    “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当通道的真相明了的时候,我以为这就是人类的末日了,”我停顿了一下:“我以为你会永远被留在那道深深的、幽暗的海沟。”


    “我明白,”他握紧我的手,缓缓摩擦着无名指上的银戒:“我明白。那一瞬间我想过了很多方法,却没有一种能让我活着回来,与你相见。‘这就是结果’——那时我是这样觉得的,但我不能往后退,我的身后有世界,有你。”


    “我只能选择前进,然后成功,即使成功的代价是付出生命。”


    已过去数年了,我仍旧无法想象他们站在极深极深的海底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内心。抬头是望不见尽头的海水,低头是自己庞大的身躯和紧实的海底,身后——是整个世界。


    第一次遇到怪兽来袭的时候,黄沙遮蔽了天幕,看着就好像是传说中的诸神黄昏。我拼了命地向前跑,不能停下,不能后退。背后是死亡、是痛苦、是怨恨。最后我活了下来,后来进去了基地。


    在那之后我转过身,双眼中倒映的是老师,药尘。他像是一个结界,隔绝了痛苦与黑暗——我不再不知所措。


    “在最终决战斗的时候,我没能站到你的背后,我非常地不甘心。”


    “但我很庆幸,小家伙。”他摩擦的力度越来越大,我甚至觉得戒指在发烫。“如果我成功,你就能活下来这一事实让我的内心无比安定。在新纪元到来之后,你还能替我好好地注视这片天地。”


    “但——您又怎么知道,在您逝去之后,我会做出什么事呢?”


    “我了解你,”他直视着我,眼神仍旧温和,却带上了摄人心魄的坚定:“小家伙是个感性的人,但同时也是个很现实的人。”


    “不包括你,”他好像愣了愣,我继续说了下去:“这不包括你,老师。”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追着去到他在的地方。


    他有点慌,嘴唇微张像是要说什么,手也蹭了上来。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一把抓住它,然后低头狠狠压上了斯拉夫人的薄唇:“你还活着,待在我的身边,这就够了。”


    是的,这就够了。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妙的吗?”


    “这就是最美妙的,我的小家伙。”他在笑,层层叠叠的笑意从暗红的眼瞳深处翻出来,如浪潮一般冲进我的内心。


    老天——我最喜欢他这两种眼神儿!

    受不住的我转头指了指幽静的树林,‘冷静’地问:“所以,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呢?”


    “现在就想看了?”老师顺着我转移了话头,他掏出手机点亮瞟了眼屏幕,然后严肃的看着我说:“太早了吧,才十一点半。”


    “......你想十二点弄?”


    “是啊。”理所当然地。


    “......十二点是明天了好不!今天才是恋爱纪念....咳!”


    他看我尴尬地转过头,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哦——好的okok我马上就去弄。”


    “......”丫绝对故意的。


    老师将我放在了石凳上,转身慢慢走到了路灯底下,浑黄的灯光将他的头发染成了米色,微微有些反光。


    他蹲下身,捡起了一样东西,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它。


    放下发光体,老师往后退了几步,转头对我勾起了唇角——那一瞬间,光亮充斥了我的视野。


    我怔怔地看着那道烟火形成的光,它还在不断延伸,在树林中间的空地上一圈一圈地延伸。


    那是一条圆形的路,环绕着到达中心。烟火像是簇拥着什么。


    “中间有东西。”我偏过头直盯着他。


    “嗯。”他点了头,瞳孔将信息反馈到我的脑海里。


    我笑了,朝着路灯下的他伸出了手:“带我过去?”


    “当然。”老师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引领我一步一步走向了圆环中心。


    那里有个小盒子,已经被打开了。我伸手拿起里面的东西——是两个银制挂链,在周围光亮的映射下幽幽地闪着光——是冬将军。我和老师一同驾驶的机甲。


    “我想你很想念它。”


    “是的。”


    “我好吧?”


    “......嗯。”我的笑容在扩大。


    “那么,愿意我做你的老公吗?”


    “我可不是新娘。”我凑过去,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


    “当然。”我感觉到他双手的力量,那样地不可忽视。


    “绝对不许离开我。”


    “好——俄罗斯士兵绝不能当逃兵,不是么?”


    “会被军法处置的。”


    此刻的我非常幸福,我相信今后也同样如此。


=======================================end=====================================

【后话】


哎呀....终于把最后一点弄出来了....时间差有够长的。感觉文风好像又变了_(:_」∠)_简直没救。


    嗯...这篇文最后这点大概是把我心中的老师和小炎子写出来了吧....任翔的人设呢,老师看表面有些轻佻,说话有时候也挺好玩的,但仍然是非常温柔坚定且负责的一个人,即使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对小炎子是十分上心的。


    小炎子呢....我觉得他是感性的人,但同时也很理智。他不像是一个会为了情感而毁灭自己的人...但这条定律好像被老师给打破了(。•́︿•̀。)。很萌啊这样子!!!//////。


    总之就是这样的感觉,嗯,求别喷_(:_」∠)_。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