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蚊子的同胞

[尘炎]<成瘾>填坑向。part.1-2

原著走向,私设众多,ooc,文笔差。

能接受就↓↓↓↓↓吧。

part.1

      浓冬时节,天黑得很早。

      办完天府和古族公务后已经很晚了。

      我拿起一旁的酒杯满上,轻抿了一口。以前从来不会喝酒,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迷上这种凛冽火辣的味道......

      这样的天气还真像那时候,寒风飒飒,滴水即成冰。

      他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睡去的,合衣而去,身前还摆着未批完的公文。

      一切都那么突然,突然地来,突然地去。

     彩鳞推开门进来,端了两杯红茶。

     她穿了一身黑衣,绕过接客桌走来,将茶放在办公桌上。

     说起来,很久没见她穿过黑色以外的衣服了......除却宴会上。

     端起淡茶,任由彩鳞将酒倒掉收走,看着她熟捻的动作心里没来由的一痛——以前,他喝酒时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吧。

    “在想他?”她把桌上散乱的纸张收成叠,对着我也坐了下来。

    “ 啊...”随口一声敷衍过去,我又开始走神。

或许并不是...并不是那么在意了...

    “彩鳞,你说他们现在还好么?”

     轻言细语着就像是自说自答,或许由于太轻,场面就淡了。

     我和她就在桌旁坐了一夜,只说了两句话。

     你又喝酒了。

     人啊,总得找点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不是吗。

     我们都一样。

===================t.b.c=============

part.2

     最近越发感到累了。

     四月的春雨阴绵,激发了人的懒性却给予植物生机。

     刚贴到唇边的酒杯被一只玉手捏走,然后‘啪咔’ 一声碎成粉末。

     我转过身,不出意料地看见彩鳞一脸黑云立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酒杯的残骸:“萧熏儿,再喝酒我就扔你到黑屋里去!!”

    “你扔得进去吗...”满脸无赖状。

     闻言彩鳞握紧了拳头,咬碎一口银牙。“请相信孤有这个  实力。”

     “也对嚯...”恍然大悟状。

     兴许是拿我的厚脸无奈,她转移了话题。

     她说萧潇来了。

     那个可爱的孩子,萧炎哥哥的孩子。

     现在已经要出嫁了。

     我看着面前穿着大红喜服的漂亮姑娘,她已成人许久。几年前她答应了古族一个男孩的求婚,如今终于举办了婚礼。

     以前的朋友们都献上祝福,他们都挂着真心的笑。

     最左是一头白发的小医仙,终年面瘫的脸上难得如此柔和,他的一旁是紫研,欢乐得仿佛回到了在迦南学院中的天真。(原谅我没写其他人我实在忘了QAQ...)

     可我总觉得差了两个人,总想着若是他们在这里,一定会是最高兴的两个吧。

     没看彩鳞同样悲怀的表情,我又端起一杯酒。这次彩鳞没有阻止,她知道我在想什么。

     萧炎哥哥,还有药老前辈。

     那个喜欢抱起我在空中转圈的人。

     那个总是温柔地看着萧炎哥哥的人。

     要是他们还在,一定是最高兴的人吧。

     混蛋们。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