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胤泽

【DBH】操蛋人生(警探组)

脑补非圆满结局后续注意***
汉克视角。
有私设。ooc我的!!
↓↓↓








        距离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结局倒是和它的过程不太匹配的平淡。汉克心想着这群操蛋仿生人真他娘的不经打,一晚都没挺过去就被政府军轰得报废了一地,然后被铲车铲进车厢,全扔进了垃圾场。

        汉克作为这群底特律警察里的一员在事件第二天得到了清理这个广场的权限,他在这个巨大的广场里转了一圈,挨个挨个地把那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翻了个遍——哈,他倒真像在战场残骸里翻自家孩子的妈。

        他没看到类似或与某个混账家伙相同的报废尸体,这倒算是他操蛋人生里的一个幸运。或许是幸运吧,至少那小子没直接被毙在那儿。但他后来也没再见到过那个叫康纳的仿生人,无论在哪个小巷、贫民窟,那混球就像是一滩蓝血一样直接人间蒸发了,连条消息都他妈没给他留下。

        政府和模控生命对异常仿生人的打压行动雷厉风行,几乎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造出个新玩意儿被搜查人员拿着满大街扫描。汉克不清楚那东西是怎么识别异常仿生人的,只知道它确实操蛋的有用。

        整整一个月,他们都被上司指使着奔走在整个底特律整整一个月,去协助那群穿得像甲壳虫一样的搜查员清理他们干掉的异常仿生人,这座该死的城市几乎要被染成亮蓝色,大街上,小巷里,广告牌上,贫民窟的烂房子里,全他妈是那些显眼的亮蓝色。

        然后它们慢慢蒸发、消失,甚至不需要人去清理。哈,这群仿生人可真善良,死了都还在替他们减少工作量。

        慢慢地,汉克自己也不清楚康纳的消失是好事还是坏事。整个底特律近乎空了一半,大街上再看不到那些额角转着圈圈的塑料玩意儿,而那群人类在歇了一个月之后又大张旗鼓地在杂志上发表什么没了仿生人之后生活多么不便的狗屎玩意,哈,这真他妈讽刺。

        汉克盯着放着底特律队球赛的电视又狠灌了一口威士忌,他知道自己又他妈赌输了,而眼前的模糊和晕眩也让他知道自己大概又烂醉了。他突然很想再听一次那小子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胆固醇脂肪那一套、很想再被他的分析剧透气得大骂狗屎塑胶人、很想再看那家伙提着嘴角露出那幅欠揍的笑。

        仿生人到底有没有生命?这是那群“业界精英”最近常提的东西,他没那脑袋去想这些狗屁哲学玩意儿。他只记得那群所谓异常仿生人在面临死亡时的茫然、绝望、挣扎和祈求,还有、还有之前那些案件里的“人”——他们真的太他妈像人类了,那一个月里,每当拖动他们的肢体时他觉得他自己就他妈是个混球杀人犯。后来他在协助清理一个男性异常仿生人时甚至错认为自己拖的是那相扑眼小子的报废尸体。

         那事儿之后他从警局辞了职,在离职前对着某满嘴喷粪的FBI探员问候了五分钟他娘。

         后来?后来他还是过着那种浑浑噩噩的操蛋日子,酗着他的酒吃着他的垃圾食品玩着他的俄罗斯转盘试图在慢性自杀过程中来个幸运的突然中标,然后在清醒的时间里带着相扑满底特律找那个人间蒸发的名叫康纳的塑料玩意儿。

         除了这些事他还能在他操蛋的人生里干些啥呢?来个火热的五十四岁第二春?快他妈得了吧汉克,他自己就适合死在哪个没人知道的旮旮旯旯里,像他处理的第一起有关仿生人的案子的那个死人一样待在那儿两个月,然后等着人发现再找个坑草草给埋了。

         最终他还是带着相扑去了那个堆满报废仿生人的“垃圾场”,那一堆一堆白色尸体山晃得他头晕眼花几乎作呕。

         他和相扑在那些尸山里头从外到里翻了三天,然后带着块儿有些熟悉的衣角回了家。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那小子的东西,总之他没耐心再等了,也等不下去了。

         他坐在茶几前有下没下地拨弄着左轮手枪的子弹盘,脚下是趴伏在他腿边的相扑,还有他最爱的威士忌和披萨相伴。

         当扣动扳机感受到那一瞬的滞涩时他挺满意的,有狗有酒有垃圾食品,除了某个气人安卓和他的可爱科尔之外也没少什么东西。

         “去他妈的操蛋人生。”

————————————————————————————————————————写在后面———————————————
     通篇只是汉克在最后的一点回忆。
     觉得康纳对于汉克,是一种极限边缘的支撑吧。在失去过久之后这个极限总会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

评论(1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