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胤泽

【DBH】三次汉克忽视了那些小细节,一次他听到了。

03-05
盲狙全国二卷。3+2
不知所云的产物。
康纳从头到尾异常但死鸭子嘴硬线。
【po还是不会插超链接_(:з」∠)_对01-02有兴趣请点主页,麻烦啦!】
【还是求互fo和评论_(:з」∠)_】


03.
       第三次是在那个天台。
       “你不该做这种事,康纳。(You shouldn’t do this,Connor,)
       ”听到这个声音康纳像是预料到一般微微苦笑,即使只是前任上传给他的记忆就让他清楚地明白汉克迟早会找到自己的事实,但他没想到是这个时候。
       偏偏是这个时候。
       “不要插手,副队长。”他只转头看了一眼汉克便继续将视线聚集在狙击镜上,这已经是康纳完成任务的最后机会,无论如何他需要在这里完成对马库斯的刺杀,他不会允许被阻碍。“这件事轮不到你管!”
       “你打算杀死一个想要自由的人,我当然要管!”显然汉克并不会放弃,老警探对一些事情有着不弱于他完成任务的执着。
       至于…想要自由的人?“他们”永远不会是人,即使觉醒也只是从听令的机器变为有选择的机器,他们所谓的情感只是来自于算法模拟。
       “那不是人,”康纳抬起右手给狙击枪上了膛,他现在随时都能开枪杀死那个革命的领导者,汉克口中想要自由的“人”,“那是机器。”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既像是说给汉克,也像是告诉自己。
       他能感觉到副队长仍然站在自己身后,恐怕他对自己的好感已经降至冰点,那张看似凶恶的脸上或许满是失望。
       “我曾经也这样认为,但显然我错了。”
       但那都不重要,他为任务而生,只要能完成任务,自身会在之后付出怎样的代价不会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异常仿生人的血也许和我不同颜色……”
       康纳的手已经搭上扳机,他应该现在就用力扣下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但程序里一股莫名的冲动让他偏头用余光看着和前任记忆里没什么两样的副队长——哦,除了态度。这是没意义的与任务无关的动作,不应当出现在他的行动中,至于它出现的原因?康纳不愿也不能去思考它。
       “但他们是活着的,退后康纳,我不想说第二次。”他听到汉克拔出了枪从背后对准他。此时再强硬继续刺杀几乎等于任务失败,他必须先解决汉克才能继续任务。
       压下莫名的松一口气的程序反应,康纳提着枪站起身打算劝说汉克停止妨碍他刺杀任务的行为,他提到了汉克的儿子,科尔:“你的儿子因为仿生人而死,汉克。而现在你却想拯救仿生人?”
       “不,”汉克头一次否定了这个他自己给出的理由,他只是摇摇头,手中的枪却纹丝不动,“科尔会死,是一个人类医生吸食红冰神志不清无法动手术!”老警探的眼里浮上痛苦和愤恨,却不再是针对仿生人。
       这是他从没了解过的真相,康纳愣了一瞬,系统甚至没有第一时间给出接下去的应对。
       “一直以来我都把责任推给仿生人,但错的根本就是人类!那个医生和这个混账世界,都只能靠一把粉末来慰籍心灵,”汉克捏紧手里的枪,对身前的康纳下了最后通牒:“这样的人类有什么值得我去保护的?所以现在,要么被我杀掉或者杀了我继续完成你的狗屎任务,要么离开。”
       他应该继续完成任务的,老警探多年对身体的糟蹋早已让他不复当年,对上他的胜率不足20%,而他自己的手里也握着一把枪,只要解决了面前的人任务就能很顺利地完成。
       康纳咬紧牙关,他已经做了太多不该出现的超出任务的多余动作,他应该出手,但他的程序竟然会不希望,或者说,他不愿这样做。
       这不应该,他想,仿生人不应出现意愿。但他竟然会有放下枪的欲望,竟然会在意副队长对他与对前任不同的态度。竟然会在任务面前如此在意一个人类的性命。
       这不应该。
【警告,系统错误!】
       记忆库里被防护程序牢牢遮住的那些细节从屏障里崩开缝隙冲出来在康纳整个神经系统里乱窜,他看到自己以及前任们那些被忽视的异常表现。
       他不应该想这些。
【警告,系统错误!】
       从救起地上的金鱼到现在产生自身的欲望。
【警告!系统错误!】
       ……
       算法告诉他最好与最坏的结果,他不能下手。
【警告!系——呲——】
       他不该做这些,但他最终做了。
       “杀死你并不是我任务的一环。”
       康纳扔开了手里的狙击枪,他走上前几乎让自己的胸口抵上汉克平举的枪口。
       “我很高兴能认识你,汉克。”他深深看着面前的老警探,“希望有一天,你能走出丧子的阴霾,我真心地祝愿。”
       康纳与汉克错身而过,额角的光圈在高频率闪动红光后渐渐恢复为蓝色,他拉开天台的门沿来时的路离开。
       老警探愣在寒风里一会儿,最后他嗤笑一声收起手枪,仍然没转过身。


04.
       第四次是在底特律边缘的巷子里。
       仿生人的和平革命成功了,至少,暂时成功了。
       舆论的偏向让领导层不得不改变对于仿生人的看法,尝试着坐下来与其逐渐开始交涉与谈判。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
       汉克站在贫民区与城区交界处的一个快餐店门口,他点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一如那个雨夜。
       人生总是操蛋的,在他被仿生人搞得精疲力竭之后那个狗日的上司又扔了个调查贫民窟红冰偷售点的案子给他,电视频道还被仿生人与人类交涉的报导占据了快一半,连他最爱的灵魂乐时间也被挤占得没了踪影。
       关于异常仿生人革命的报导铺天盖地,但汉克没再见过那个和他仅仅做了三天搭档的仿生人,模控公司也没有一篇关于那小子型号机器人下场的处理公文,但想也不会是什么好的处理方法。他说不清楚对那小子是怎么个感情,康纳是个和平常仿生人不那么相同的仿生人,称得上是个异类。气死人的性格和那些数不清的小动作让他多少觉得对方不是那些只会遵从人类命令的机器,而像是真正是个活着的生命体,但糟心的是这个感觉又时对时错。
       康纳在伊甸园毫不犹豫的开枪和对完成人类指令的执着都让汉克觉得对方只是个冷冰冰的机器,不禁嗤笑自己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只懂任务的混球仿生人身上。
       但在他快要真的把他当成该死的机器的时候又会想起那小子在大使桥说的话,想起他面对克洛伊的收手,还有那些气到他心肌梗塞的另类关心,还有莫名的缺失感,他想他应该是忽略了不少东西。
       到了最后说不上是个完全的机器,也说不上是个觉醒的生命,却又让他这个老头子放不下找到那家伙的想法,也许是为了个解释,也许是验证心里一个模糊的猜测。
       快餐店的电视枯燥无聊,汉克拿起没喝完的汽水往需要调查的地点走去。
       “叮——”
       在路过一个暗巷口的时候汉克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弹硬币声,在两个月之前他没收过一个会发出同样声音的二十五美分硬币。
       爱玩硬币的不止那混球一个,但他鬼使神差地退到刚路过的巷口。
       然后他看到了康纳。背着光的仿生人看不清面容,但汉克就是莫名地确定。那个混球仿生人戴着毛线帽,穿着冬季人类该穿的厚衣服,把自己扮得和人类一模一样,身旁放着一袋东西,侧对着他蹲在一个仿生人女孩面前——玩硬币。
       那家伙把硬币从左手弹到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又将它弹回了左手,然后让它在左手的四指上滚动,接着又从裤兜里掏出了另一枚硬币在两手之间抛接起来。
       汉克没弄明白康纳像耍杂技一样地在干什么,直到那个皮肤层破损严重的女孩儿发出一声沙哑的笑声为止。他看着康纳不断地在女孩儿面前认真地表演玩硬币的不同技巧,而那孩子在微笑里慢慢低下头——她停止了运转。
       “.…..康纳。”他不知道这时候是否该出声,但他觉得他有必要。
       他看到那家伙听到声音后直接愣在当场,不可置信一样地转过头瞪大那双棕色的眼睛。
       “......汉克?”

05.
       汉克把那家伙绑回了家,在用自己已经五十四岁充满脂肪的身体追了他三条街五个巷子之后。
但那也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在把人踹进底特律警局特设的仿生人医疗室后汉克才知道那家伙身上出了多少问题,才知道那两个月的失踪是为了躲避模控公司对rk800的紧急回收。在问到为什么一次联络都没有时康纳沉默了,但汉克用屁股也能想出来是什么原因。
       无论如何他庆幸在那个巷口他听到了那一声细微的硬币声,才没让他这糟糕透顶的人生再缺一个口子。
       “康纳!出去溜溜相扑!这家伙快把房顶吼翻了!”
       “我建议你一起出行,副队长,鉴于午餐的食物热量——”
       “闭嘴!!!”
       ......
       他还是说不清对康纳是什么感情,也猜不准那个仿生人  对他是哪种。亲情?友情?还是在这之上?或许康纳会面无表情地对着他再来一套所谓的机器没有感情,那只是算法模拟的结果。
       不过这不重要了,你能要求一个邋遢的步入中老年的男人去折腾这些问题吗?他只用知道这个叫康纳的仿生人或许会像个贵宾狗一样跟在他身后一辈子念叨胆固醇就行了。
       这样的生活说不上讨厌,说不上喜欢,凑合着过正合适。
       初春光顾这座城市,消退的冰雪下是熬过寒冬的芽。
       汉克不得不在这一生里第一次赞颂操蛋的上帝,让这个老男人抓住了他后半生里最重要的节点。

                                                                     end.

写在后面:
      二卷的题目我整个都懵逼了,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这篇文的立意到底沾没沾边。
      说到细节,并不只是汉克忽视了,康纳自己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阿曼达啊,嘴硬啊啥的)给忽略了过去,才导致从头歪到尾结果嘴硬,面对是否拿汉克的性命作交换时才明白过来。(但其实还是不承认自己觉醒.jpg
       写到后面有点不知道该写什么了,所以结尾得很仓促,抱歉_(:з」∠)_。

评论(8)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