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胤泽

【DBH】三次汉克忽视了那些小细节,一次他听到了。

01-02.
盲狙全国二卷。3+2
不知所云的产物。
康纳从头到尾异常但死鸭子嘴硬线。
【po还是不会插超链接_(:з」∠)_所以想看03-05的请点主页,麻烦啦。】
【求互fo求评论啦_(:з」∠)_】

    生活中总有一些重要的小细节会被人忽略,但幸好,在最后一次汉克听到了它。

01.
        第一次是在成为搭档的第二天。
        康纳的本意是在副队长临时被上司喊去谈话时检视一下警局周围的环境,老警探因在午餐时间被迫工作而暴跳如雷,连带着对康纳的态度也更下一层楼。
        “你该干嘛干嘛去,没任务也给我出去乱晃!别他妈搁我这儿跟坨塑料一样坐着惹人烦!”
        本着来自副队长不与根本命令冲突的命令应该遵守的原则康纳选择了沿着警局走一圈再次观察周围环境,等待副队长情绪稳定并完成用餐。
        结果这一任务在康纳绕警局走到一半时就因为一点能够避免的意外而中止。
        他在警局背后的小巷口被一黄一灰两只犬类挡住了去 路,是被丢弃的流浪犬。它们在没察觉到驱赶后开始试探着一前一后绕着康纳的腿转圈,找上仿生人并不是流浪狗的好选择,他们并不需要食物,也不会携带食物。
        他应该用脚拨开它们,继续执行系统目前下发的指令的,康纳认为,他是为任务而生,应该处理一切意外来完成下发的任务。
        但看着两只绕着他转时不时抬头用瞳孔盯着他的犬类,康纳鬼使神差地中止前进转而蹲下观察起两只幼犬来——黄色皮毛的是柴犬,灰色的是一只拉布拉多犬,白色的皮毛因为灰尘而变成了毫无光彩的灰——他的资料里有一些相关的内容,这两类并不是容易被丢弃的犬类。
        康纳感到大脑里的电子神经窜过一串电流,导致他的机体一阵发麻,这是他不理解的奇怪状况,但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机体并未因此受损,于是他将这个情况归到待处理的项目中。他伸出手用指尖戳了下瑟缩的柴犬幼犬,这是人类面对犬类时通常会做的举动,感知系统传回的是资料中提及的脏乱毛发应有的触感。康纳额角转着黄灯站起身,他的系统临时决定将任务变更为找到一些三个月大幼犬能吃的食物。
        午餐时间警局办公区除了仿生人以外大都会离开用餐,康纳扫视整个区域只在副队长的座位上发现了一个三明治、一个吃了一半的甜甜圈、一杯咖啡以及一瓶水。
        ......
        “谁他妈拿了我的三明治?!我三明治呢?!给老子滚出来!”暴躁老警探在终于回到自己位置后爆发出一阵穿透警局的怒吼,然而听到怒吼的同事们皆是一脸茫然的摇头。
        “康纳?你看到是哪个混球拿了我的三明治没?”汉克转头恶狠狠地问坐在一旁的康纳:“我操,他还把我的水给拿了!”
        “我并没有看到,副队长。”康纳头一次在谈判外违背自己的系统指令说了谎,“在回到这里之前我按照您的命令离开了这里。”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在这个问题上欺骗面前的人类,这个行为并没有必要性,但他就是做了。这很像人类在掩盖什么东西时会做出的行为,他想着。
         他想着......?
         “妈的...”老警探在得到否定回答后只好转身骂骂咧咧地就着咖啡吃掉了剩下的甜甜圈。
         他没注意到身后康纳额角不停闪动的黄圈和悄悄拂去小腿上沾到的黄色狗毛的动作。


02.
        第二次是在伊甸园回去警局的路上。
        窗外飞速闪过底特律被大雪覆盖的街道,远离主干道的偏僻小路在深夜没有人烟,只剩下独属于冬季的银白。
        老警探阴沉着脸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老旧的汽车在雪地里飙出危险的速度。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但汉克身上的低压让整个空间变得冷凝。
        康纳抬头想说些什么,但张嘴后却找不出应对汉克怒气的方法,只好将头又低了回去。他差不多是被副队长踹上车的,起初他并不太明白汉克生气的原因,在上车一会儿后通过对自身最近行为的分析才找到了缘由。
        他开枪射杀了那个异常的性爱仿生人,副队长是因为这个行为生气的可能高达96.7%。
        这个原因使他不解,猎捕异常仿生人是他的任务,射杀他们才是他这个机型该做的事情,且仿生人是由机械构成的人造物,并不具备生命,而且,副队长对仿生人是持厌恶的态度。机器并不具备情感,副队长不应该将意愿投射到他身上指责他所谓的"冷酷无情"。但他知道这样解释的后果有99%的可能性使安德森副队长更加暴跳如雷,没找到合适方法解释的他只好重新闭上嘴。
        ……但可能并不只是这个原因。康纳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枚1994年产的25美分硬币放在指节上滚动以图稳定出现不明波动的程序。
        他作为处理这些事件的专用机型RK800是应当像系统给出的答案那样毫不犹豫地处理掉所有涉及的异常仿生人,但这两天他的系统似乎出了点无法检测的差错。
那些与任务无关的数据和不应存在的犹疑都在加大处理器的压力,康纳体内的处理系统应该将这些视为垃圾从程序中清除,然而与之相反,这些东西在他程序中占据的空间反倒有所扩大,这让他再无法向汉克坚定地说出系统所给出的回答。这都是他所未知的不能理解的东西,却出现在他的机体程序里。按照系统设定他应该将这些情况一一反馈给阿曼达,但这次他却选择了隐瞒——或许是因为这并不会妨碍他完成清除异常仿生人的任务。
        车载电视切换到了电影频道,屏幕里的人类男性将身前的女性拥进怀里,而后他们接吻。他的社交系统告诉他这是人类表达爱意的行为,但爱意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可能会知道,机器人不会产生类似爱意的情感。
        康纳取出了之前在伊甸园的记忆,蓝发崔西扑倒在褐发性爱仿生人尸体上露出的近似人类的痛苦表情和她在自杀前的那番话。爱情?那是身体的一种化学反应与激素的刺激,有时是通过气味找到具有基因互补性的对象,由此产生生理反应后进而影响心理反应,仿生人并不具有产生这种反应的生理系统与心理,他们并没有人类所谓的“心”……并没有。
        额角的光圈陡然变黄狠闪了闪,康纳将手指上的硬币翻进掌心捏紧。
        汉克刹住车,他们的目的地显然不是老警探所说的警局,车停在了大使桥旁。
        男人命令他不许跟下车,转身重重甩上车门。他没能看到坐在副驾驶上陡然愣住的仿生人头一次露出茫然的神情。
        “那到底是什么……?”

                                                             tbc.
【lof的格式设置还是这么烂:)】

评论(2)

热度(119)